锦龙股份(000712.CN)

锦龙股份改组中山证券董事会 遭小股东激烈反对

时间:20-07-18 13:51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锦龙股份(000712)改组中山证券董事会 遭小股东激烈反对

中山证券高管团队和大股东的矛盾已经“白热化”。

7月11日,锦龙股份(000712.SZ)发布公告称,提请中山证券召开临时股东会,审议免除中山证券董事长兼管委会主任林炳城、总裁胡映璐、管委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孙学斌、管委会主任助理黄元华等4人中山证券董事职务的议案。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锦龙股份此次是单方面提出罢免意见,没有和中山证券现任管理团队进行过沟通。而部分中山证券的小股东也不同意此次罢免议案,认为锦龙股份长期利用其大股东地位干预中山证券的经营管理,控制后台核心岗位,罢免现任管理团队将不利于中山证券的稳定发展。

有“东莞首富”之称的杨志茂通过其控制的锦龙股份,持有中山证券70.96%的股份,还持有东莞证券40%的股份,“一参一控”两家券商。自杨志茂2017年被判处“单位行贿罪”之后,锦龙股份的资金紧张问题凸显。

大股东提议罢免管理层

根据锦龙股份的公告,要求审议罢免中山证券现任管理团队的原因是:为督促中山证券完善治理结构,健全内部控制和防范利益冲突机制,加强风控合规和风险管理,尽快完成证券监管机构的整改要求,保护中山证券及包括锦龙股份在内的全体股东利益。

中山证券审议罢免的4人中,董事长兼管委会主任林炳城、总裁胡映璐都已经在中山证券工作10多年,林炳城执业登记时间为2006年,胡映璐执业登记时间为2004年。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孙学斌、黄元华是锦龙股份在入主中山证券之后,派来监督中山证券高管的人,分别掌管中山证券财务和人事大权。

根据锦龙股份的公告,在罢免这4人的同时,将提名4名具备丰富证券监管或市场经验的人士为增补董事候选人。

而就在2020年6月底,锦龙股份选举王天广为副董事长,基本年薪150万~200万元。47岁的王天广是证券行业资深人士,曾担任深圳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副处长、银河证券深圳投行部总经理、西南证券总裁助理、长城证券副总裁等职务。业内猜测,锦龙股份有意安排王天广从现任高管团队中接手中山证券。

在锦龙股份提出上述罢免提议之后,中山证券部分小股东明确反对,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会。中山证券的股东认为,上述提议违反了中山证券《公司章程》第四十条第(七)款相关规定,也不符合监管部门对于 “保持中山证券董事会、管理层的稳定”的要求。锦龙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现在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时间还没有确定,公司将以公告形式披露相关进展。另外该人士称,对部分小股东对此次罢免提议的意见不予置评。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中山证券现在的股东共有8名,锦龙股份持股70.96%,第二大股东西部矿业集团持股10%,第三大股东中山市岐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7.06%。另外的5个股东分别为厦门高鑫泓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光华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晋江七匹狼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迈兰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上海致开实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4.76%、2.35%、1.93%、1.76%和1.18%。

另据了解,中山证券的小股东已经就此次锦龙股份的议案提出反对意见,并向监管部门进行了投诉。

金控平台锦龙股份债务危机

中山证券的小股东认为,锦龙股份自身的财务风险隐患可能会“随时爆发”,所以提出希望监管部门防患于未然,加大对锦龙股份的监管,防止将风险传递给中山证券,损害小股东权益。

锦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是有着“东莞首富”之称的杨志茂,“一参一控”两家券商,在业内非常罕见。

锦龙股份持有中山证券的比例上升至70.96%。除此之外,锦龙股份持有上海胜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华联期货3%的股权。此前,锦龙股份还持有东莞农村商业银行等地方银行股权。

长期以来,锦龙股份自诩要打造成为金融控股平台,部分券商在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中也表示,看好锦龙股份金控的发展空间。不过,近年来锦龙股份母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2020年6月底,东莞农村商业银行披露将在港交所上市。而在上市前夕的2019年8月,锦龙股份清空了其持有的东莞农村商业银行4400万股股权,转让价格为5.25元/股,转让价款总额为2.3亿元。

急于清空银行股权,或与锦龙股份本身的财务状况有关。

2016年初,锦龙股份原董事长杨志茂“失联”,公司股票停牌一个月,当时有传言称杨志茂被带走调查。2016年6月,杨志茂辞去锦龙股份董事、董事长职位。

根据随后的判决,揭开了杨志茂“失联”并辞职的原因——杨志茂为使公司在收购东莞证券股权事项中得到关照和帮助,向广东原副省长刘志庚行贿6411万元,被判处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锦龙股份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锦龙股份母公司的营业收入为2.6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23亿元。此后,锦龙股份母公司的经营危机开始暴露。

2018年母公司营业收入为亏损1.93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2.29亿元。2019年的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亏损6177万元和亏损1.75亿元。

截至2019年底,锦龙股份的负债总额为40.4亿元。而到了2020年一季度末,锦龙股份负债继续上升至41.696亿元。

根据锦龙股份在2020年5月13日公布的股东质押公告,第一大股东东莞市新世纪科教拓展有限公司、杨志茂和其妻子朱凤廉是锦龙股份的一致行动人,共持有锦龙股份50.05%的股权,其中84.38%的股权已被质押,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对应融资余额13亿元。

中山证券的一位小股东认为,由于锦龙股份的自身债务问题严重,或存在利用中山证券进行融资问题,现任高管团队或“不听话”没有顺应其融资需求,导致了锦龙股份提议罢免高管团队。

中山证券“夹缝之下”艰难生存

作为一家小型券商,中山证券近年来通过发力精品投行业务,走出了一条特色之路。

中国证券业协会7月10日公布的证券公司2019年业绩数据,在98家券商中,中山证券总资产排名70,投行业务排名23,承销与保荐业务排名22,债券主承销佣金收入排名13。

“总体来看,中山证券近年来的业务发展还是可圈可点的。”一位小股东认为,在锦龙股份一股独大的影响之下,对于中山证券的经营管理各种“添乱”,即便如此,中山证券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加259.25%。之所以不同意更换现任高管团队,就是担心中山证券良好的发展势头会受到影响。

不过,本报记者亦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即便中山证券在2019年业绩大涨,但是中山证券公司员工至今也没有收到2019年的绩效奖金,原因正是大股东不同意分发奖金,部分中山证券员工对此意见很大。

值得关注的是,投行业务快速发展,也给中山证券的风控管理带来不小的挑战。

今年5月,中山证券原总裁助理、债券融资部负责人邢某因涉利益输送,被证券监管机构移交公安机关处理。邢某在负责债券承揽过程中向两家投资咨询公司支付服务费用,而邢某配偶的银行账户曾与该两家公司银行账户间存在大额资金往来,其配偶还持有其中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的关联公司股份。在担任中山证券债券部负责人期间,邢某参与了多只债券的发行工作,其中包括多次违约的亿阳债。

6月11日,锦龙股份公告了中山证券收到深圳证监局出具的监督管理措施《事先告知书》,提到中山证券具体存在4大问题,深圳证监局要求,在改正相关问题检查验收前,中山证券应暂停新增资管产品备案,暂停新增资本消耗型业务(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融券等),暂停以自有资金或资管资金与关联方进行对手方交易,包括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等。

部分业务被叫停、大股东提议罢免现任高管团队,“夹缝之下”的中山证券又将走向何方?《中国经营报》将继续关注相关进展。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